翻译:全台湾最容易被误会的专业

发布于:2020-07-31 分类:W人生活   

翻译:全台湾最容易被误会的专业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本月讲了好几场「现代译场:如何使坏翻译在台湾消失」的讲座,课中有个重点是不断强调,发译不要因为主题很专门,就认为只有专家能翻译。但不幸常常在课后的问答时间就有人问,他有一本围棋书,是不是该找围棋专家翻译,因为一本围棋书,围棋术语至少在二、三百个以上……。(所以演讲有啥用呢?演讲有啥用呢?演讲有啥用呢?)

有人就是死脑筋,一看相对论就找物理系,一看演化论就找生物系……但专家的专长是知识,而你找专家做的事情却是翻译啊。
 
我从未见过没有翻译经验的人能够第一次翻译就胜任。从机率来说,在职业译者中找到对围棋有点认识、能处理围棋术语的人,成功率远远超过在围棋专家中找到能翻译的人。
 
可惜直觉害人,等到编辑吃过苦头,看着专家的稿子发愁,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

知识是可以苦读求学而来,翻译却不是苦读能成功。翻译要苦读(语文程度),还要苦练,翻译不只要程度,要技巧,还要耐得住寂寞,每天八小时不间断折磨自己。翻译的日子绝不是人过的日子,没做过翻译的人不可能做好翻译。

如果发译的编辑自己就看轻翻译这件事的难度,以为学问好就可以胜任,那不就正是种下坏翻译必然相伴而生的种子吗?你以为找知识专家是谨慎从事,可惜这却是只知道表面的谨慎,而不知道真正的谨慎。

真正的谨慎需要从整体的配套方法讲求。对我而言,我的工作方法就是寻找专家,协助译者和专家组成微型的「现代译场」,一般译者不懂的专业内容和术语可以请问专家。用流程和机制确保译者愿意挖掘所有自己的疑难,由知识的专家负责解疑。

这才是真正译场的精神,各种专家贡献他的专长所在,而用不同专家结合成远远超过任何单一个人所能具备的知识和翻译能力。

专家不懂翻译,这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他们的学术训练本来就不包括这件事。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幺我们每个人却都这幺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是知识专家就一定会翻译?

台湾为什幺会有那幺多翻译书出纰漏?结果最让人仰天长歎的结构性原因大概是这个:

因为太多人以为只要有一本字典(还是英汉字典),就可以做翻译。

他从来不知道翻译是需要锻鍊的工作;锻鍊不只是练技巧,锻鍊还包括练毅力。一本十万字的书稿,没有绝佳的纪律自我约束,不可能完稿。

翻译恐怕是全台湾最容易被误会的专业了。

有人说也可以先让专家译出来知识正确的初稿,再请中文好的人修润。会提出这种意见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吃过改稿的苦头。没有翻译经验的人译出来的稿子,基本上只能用无法卒睹形容。当你连文章的意义都无从把握的时候,修文改稿根本是无从谈起的。

弥补译者的知识不足容易,要弥补专家译出来的中文,大部分人宁可去撞墙。

活动通知:如果你的工作是跟翻译打交道,本周五下午一点,我在淡江大学还有一场「如何使坏翻译在台湾消失」讲座,欢迎报名参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omiriel

(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欢迎在脸书追蹤我)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