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发布于:2020-06-10 分类:W人生活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本文作者为赖怡忠,原文标题: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观察(上),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由 IISS 在新加坡主办的「香格里拉对话」,现在已经成为印太地区至关重要的防务安全论坛。虽然最近亚太地区的多边安全对话纷纷出现,包括韩国主办首尔国防论坛、中国主办香山论坛、印度的瑞辛那对话、印尼的海事安全对话、越南的海洋安全对话,以及东协防长会议等,但就规模来说,香格里拉会议还是规模最大。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且其参与範围也已不限于印太地区,包括英、法、德、欧盟、中东地区国家的国防部长与国家安全及情报主管也都积极参加,规模越来越大,不输给慕尼黑安全会议与柏林安全会议。

香格里拉会议已经是印太地区最重要的多边防务安全对话机制,可以比喻成是防务面向的亚太经合会了。

但 2019 香格里拉会议结束给人的感觉却相当特殊。简单来说,会议主办单位为了不让中国感到不开心而下了不少功夫,但结果中国还是一样很不开心。而且不仅中国不开心,中国不开心的举动让亚太周边国家也跟着不舒服。

东协国家说不要选边,表示已认知到需要选边的事实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第一天欢迎晚宴演讲,将印太区域的挑战描述为美中强权对抗,并频频以崛起强权与守成强权的竞争关係,定位现所见的美中冲突。

李显龙在会议中提到两只大象与小草的比喻(两只大象打架,下面的小草遭殃,但两只大象如果在爱爱,其下的小草一样遭殃),在之后更被多位东协国家防长于其演说中引用,自比小草,对美中两只大象表示抱怨。这搞得整个会场从头到尾在「大象现在是在爱爱还是在打架」的问题纠缠。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李显龙以东南亚的百多年历史表示,东协国家已经习惯外在强权在这个区域的竞争,同时强调东协必须有个自己的对应方法,也希望外界尊重东协中心性(Asean Centrality)。前者表示东协不怕强权在这个区域的竞争,后者则希望东协不会因外来强权的威胁利诱而解体,也同时暗示大家,如果无法尊重东协中心性,很多区域合作计画是不可能完成。

虽然不少东协国家频频强调其外交政策是不与美国或中国结盟的弹性政策,以此表示无意在美中竞争中选边。但东协国家越强调此点,就越表示东协国家感受到选边的压力,也认识到有关选边的决定必须要尽快完成。

东协虽然现在看起来不选边的主张与十年前的立场一致,但十年前东协可以是「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因此美中冲突就会立即影响其经济表现。但十年后的现在,虽然安全还是倚赖美国,但保留对中的弹性立场,不是因为希冀中国可以提供经济利多,而更是出自于对中国的畏惧,担心选边后会被中国以各种名目展开报复而受创。如果东协是因为出于畏惧而不选边,那幺也显示被畏惧的一方(中国)是个没有朋友的一方。可想而知中国软实力在印太区域的现状了。

美国强调对印太承诺,主张冲突是因价值对立而不是强权斗争

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荒谬,但当时谁知道时任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的夏纳汉(Patrick Shanahan),之后会因家暴事件而退出防长候任名单并随即辞职?当时 Shanahan 前往新加坡给演讲时可是意气风发,以準国防部长的姿态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发表演说。

这个演说强调其对维护开放与自由印太区域的承诺。提到美国视中国为竞争对手,但也说竞争不必然会导致冲突(competition does not necessarily lead to conflict)。美国也列举诸多其认为破坏印太自由的举措,并表示美国不会对此坐视不理。虽然美国没有说是哪一个/哪些国家在破坏自由与开放的印太秩序,但明眼人都知道美国就是在指中国。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因此如只读美国防长的演说稿,在现场不会认为这是美国在针对中国。演说结束时,现场不少学者认为相对于去年防长马提斯逐条点名中国的作为,这次演讲的力道显然有降低,甚至还有重量级智库人物私下说感觉「underwhelmed」。因此坊间报导提到美国代理防长此次演讲的对中针对性明显,但现场感受并非如此。

真正的火花是在演讲后被即席问答激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Josh Rogin 直接以了无新意质问代理防长 Shanahan,请其说明这次的演说与过去防长的香格里拉演说有何不同。

感觉似乎被这个质问激怒的 Shanahan 提到,这次的演说有三大不同:第一是美国这次有非常清楚的资源挹注,过去是只有战略,但这次包括投放资源以实践这个战略。第二是美国不会对中国的行为坐视不理,不会像过去般「蹑手蹑脚」的闪避问题。第三是美国与印太盟友及伙伴合作的深化。

当把中国问题挑明,话匣子打开后,Shanahan 之后更明指出华为争议核心就是信任问题:华为与中国政府太接近,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以及中国要求民间公司所取得的任何资料都必须与中国政府共享等,使得华为本身就是个巨大风险。至此现场听众就开始感受到美中交锋的火花。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代理防长 Shanahan 在演讲也强调,美国的作为是捍卫一个以自由与开放价值为基础的印太秩序。而这个价值也为区域国家共享,美国的存在感也为印太区域欢迎,不是美国单方面硬加上去的作为。

这些讯息的强调,在某方面可说是反击前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把美中对立视为两强在此区域权力斗争的论述,同时也告诉大家,这个对立是基于价值分歧,是两种不同区域秩序观的对决。Shanahan 的说法,与过去半年多来美国防部持续反对以「修昔底德陷阱」描绘美中关係的表述一致。

由于不少国内分析家对于美中关係还是持续以两巨强的地缘战略对立,或是崛起强权(中国)VS.守成强权(美国)的「修昔底德陷阱」等方式观之。即便视美国国防部的「价值对立」说为遮掩其现实主义操作的话术,但还是须了解这些现实主义的关照方式,是否会忽略某些「价值对立说」本身会重视的主题,例如对大交易的态度,对于妥协的定义,以及当面对其现实利益有限,但却清楚呈现价值分歧的议题时之对应作为等。

赋权给力(使)台湾人民决定其未来:美代理防长在香格里拉会议的重大讯息

虽然美代理防长的演讲都被自己人小小质疑没有新意,但其对台片段却非常不同。

美代理防长在今年是这幺说台湾的:「We continue to meet our obligations under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to make defense articles and defense services available to Taiwan for its self-defense. This support empowers the people of Taiwan to determine their own future. We maintain that any resolution of difference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must occur in the absence of coercion and accord with the will of the people on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去年时任防长的马提斯在香格里拉对话是这幺讲的:「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remains steadfastly committed to working with Taiwan to provide the defense articles and services necessary to maintain sufficient self-defense consistent with our obligation set out in our Taiwan Relations Act. We oppose all unilateral efforts to alter the status quo, and will continue to insist any resolution of differences accord with the will of the people on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可以看出,今年代理防长 Shanahan 提了这一句「Empowers the people of Taiwan to determine their own future.」(「赋权给力」(使)台湾人民决定其未来),

当然,中国也不会在香格里拉对话场忽略台湾。其国防部长魏凤和是这幺说的:

「关于台湾问题。台湾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容忍国家分裂。去年我访问美国,美国朋友给我讲,林肯之所以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就在于他领导打赢了南北战争、防止了美国国家分裂。美国统一不可分割,中国当然也统一不可分割。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哪有不统一的道理?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别无选择,必将不惜一战,必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维护祖国统一。 这里,我要正告民进党当局和外部干涉势力:第一,任何分裂中国的企图都不可能得逞。第二,任何干涉台湾问题的行径都注定失败。第三,任何对中国军队决心意志的低估都极其危险。我们愿以最大诚意、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前景,但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维护国家统一是军队的神圣职责。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能维护祖国统一,那还要解放军干什幺?! 」

「First, on Taiwan. The Taiwan question bears on China’s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Not a single country in the world would tolerate secession. I visited the US last year. American friends told me that Abraham Lincoln was the greatest American president because he led the country to victory in the Civil War and prevented the secession of the US. The US is indivisible, so is China. China must be and will be reunified. We find no excuse not to do so. If anyone dares to split Taiwan from China, the Chinese military has no choice but to fight at all costs for national unity. Hereby, I have a message for the DPP authorities and the external forces. First, no attempts to split China shall succeed. Second, foreign intervention in the Taiwan question is doomed to failure. We took note that the US side mentione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s in yesterday’s speech. Is it of Taiwan or the US? Is it a Chinese law or an international law? We can find no justifiable reasons for the US to interfere in the Taiwan question by its domestic law. Third, any underestimation of the PLA’s resolve and will is extremely dangerous. We will strive for the prospects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with utmost sincerity and greatest efforts, but we make no promise to renounce the use of force. Safeguarding national unity is a sacred duty of the PLA. If the PLA cannot even safeguard the unity of our motherland, what do we need it for?」

魏凤和拿南北战争正当化其对台动武作为,正因其有将台湾的民主政体扭曲为种族歧视的暗示,攻击美国《台湾关係法》的正当性,却对自己把对台动武合法化的《反分裂法》不置一词。

如果说柯林顿总统在 2000 年提到「台湾未来需经台湾人民同意」是重大的立场宣示,那美代理防长 Shanahan 在香格里拉对话演讲的段落,是美国重量级资深官员首次在国际场合提到「支持台湾人民决定其未来」。这可说是前所未见的重要主张。有趣的是,不分蓝绿与统独立场的差异,台湾媒体似乎都没关注到这个重大讯息。

中国防长演讲惹恼了更多人,军事外交彻底失败

中国这次派出高层代表,由国防部长魏凤和领军,包括其中央军委会、南部战区司令部、中国国防部、军种司令部等各军事部会都有人在这个代表团中。

《思想坦克》美中防长首度海外公开叫阵──2019香格里拉对话

战斗司令官层级的就有中央军委会副总参谋长邵元明中将、空军副司令郑远林中将、兼南海舰队司令的南部战区副司令王海中将、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央军委会办公厅主任、更甭提大大小小帮忙提包包準备报告,不列在名单上的校、尉级军官等。如果再加上非着军装的学者,中国代表团规模庞大,说是重兵压境新加坡也不为过。

光从文字上看,魏凤和的演讲似乎都是中国过去所讲过的主张,没有出现新的说法。也因此某些不在场的学者就得出魏凤和这次没有带新说法,因此魏凤和此行是为了维稳其周边关係的解读。但问题是魏凤和对于这些主张的解释,都倾向以强硬的解释处之,因此整体感觉是强硬异常,没有妥协余地。

这导致之后在问答的时候,不少来自东协国家的学者提问也不太客气,几乎整场没看到印太区域的学者,主动为中国作为提供良性解释。特别是魏凤和对于现场对其南海军事化的质疑时,回以「在自己领土部署防御性措施不能称之为军事化」,形同主张九段线就是领海基线,还反向攻击美日澳法等国的自由航行任务才是製造事端等说法,这瞬间让会场学者倒吸一口气。

魏凤和对于六四与新疆维吾尔集中营问题的回答更是一绝,不仅重複中央对于六四是动乱的定性,也强调中国之后的发展证明当时的作为是对的,还说出新疆不是集中营,而是自愿职训中心,以使这些人不会受到极端思想的污染煽动。

如果不是主办单位以种种行动为其缓颊以降低冲突性(毕竟他们好不容易邀到中方高层愿意与会,不愿让这些人感到不开心是很正常的),魏凤和说法在当场引起的国际反应,就只会是嘲讽不屑或是讶异不解。如果魏凤和来香格里拉对话的目的是为了军事外交的话,这个任务就是明显失败。

也有现场学者认为魏凤和不是为了军事外交而来,这次来就是为了与美国代理防长的双边会晤。据说为了与 Shanahan 见面,魏凤和还提早从越南出发去新加坡。因此魏凤和的公开演讲的受众是国内民众与共党高层,以求凸显其没有丧权辱国,并暗示与美国的双边会议魏凤和有守住底线。

如果魏凤和这次大张旗鼓去新加坡开会还是为了国内听众,那幺想必中国内部矛盾非常激烈,高层菁英的互信也应是极为不足的。在这种决策环境下,会让理性有多少空间实令人怀疑。这也表示面对中国的无理取闹,台湾採忍气吞声「不要讲就好了」,应该是没有用的,因为中国可能会因其他内政理由而对你痛下杀手。

从魏凤和的调性也显示,似乎中国现在已经对川普没有期待,準备筑高墙、挖战壕、备粮草与美国打长期战,或考虑运用种种方式在明年选举搞掉川普。特别是看到魏凤和的表现后,现场国际学者也对美中贸易战的妥协可能感到悲观。

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对先前妥协方案翻脸不认的决定,有关中方认为无法回应美方要求而期待民主党拜登可以在 2020 解决川普,透过与拜登儿子的生意往来,达到其希冀的「美中关係回归正轨」,因此决定对抗到底的分析,就不能视若无睹了。

而这个解读如果是正确的,也显示从现在到 2020 前的美中关係,会是锐实力与硬对抗到底。对台湾来说,彷彿 2016 ─ 2018 的两岸关係状况重演,中国赌 2018 年期中选举,会证明其对抗策略是对的。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