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发布于:2020-06-10 分类:W生活港   

「为了捍卫阅读自由和言论自由,你可以去到几尽?」每名《图书馆战争》的观众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

笔者第一次接触《图书馆战争》(図书馆戦争),是于2013年年尾在香港上映的真人版电影。当时笔者还未懂得欣赏这部作品,觉得剧情鬆散零碎,戏中有不少地方也未有交代清楚,以及爱情线太多、不太自然。总之,笔者对电影版的第一集感到有点失望。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不过,笔者最近观看了电影版续集《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図书馆戦争-THE LAST MISSION-)与特别为续集电影而製作的特备电视剧《图书馆战争:BOOK OF MEMORIES》(図书馆戦争 ブック・オブ・メモリーズ),两部作品也拍得不错,让笔者感到喜出望外。特别是前者,虽然製作班底没有变动,但拍得比第一集精彩得多。

除了爱情线剧情比上集自然得多之外,今集的主线剧情还非常紧凑,除了枪战连场之外,还清楚交代了故事里头的世界观,抓紧重心,极具深度。更重要的是,电影让笔者感到很震撼,甚至有点心寒,因为笔者彷彿在戏中看到了香港民主派与北京政府的政治角力。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作品,讲述于1989年,日本政府为了控制人民思想,制订了「媒体良化法」,对不符合规定的书籍实施管制和销毁。图书馆为了捍卫阅读自由,成立了武装组织「图书队」。

上集主要讲述笠原郁(荣仓奈奈饰)在书店被一名图书队成员拯救,决心成为图书队员,忍受着魔鬼教官堂上笃(冈田准一饰)的痛骂,和队员们一起进行严苛的训练,用生命保护心爱的图书。

今集,图书队接到了一项任务,名为「艺术之祭」的展览即将举行,会场将展示世上仅剩一本的珍贵书籍,于是关东图书馆决定出动所有队员来守护这本书。原以为这是个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媒体良化队」突然朝图书队发动猛烈攻击,使图书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剧透慎入)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三年前,笔者在观看第一集的时候,觉得电影的剧情未免太夸张了,图书队与媒体良化队竟然为了争夺书籍,而在图书馆内进行大规模的枪战。但三年后的今日,在观看续集的时候,笔者开始觉得故事的情节很「写实」,特别是当笔者得知戏中的《图书馆自由宣言》和《图书馆自由法》原来在日本是真实存在的。

戏中最有意思的地方,莫过于日本中央政府(媒体良化队)与地方政府(图书队)之间的政治角力,这个情节难免令香港观众联想起香港民主派与北京政府的政治角力。戏中的日本政府为了限制人民自由而制订了「媒体良化法」,这个设定其实绝不天马行空,因为大量荒谬的事情也经常在香港发生,例如早前的「股东李波被掳事件」、「网络廿三条事件」,以及近日高铁追加拨款被强行通过等等,均反映出香港的一国两制、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和程序公义都只是空话、假话与笑话。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戏中的世界观与香港社会的现况有点相似,甚至有香港民主派和北京政府的影子,对于仍然呼吸着仅余自由空气的我们来说,这部电影发挥着警醒的作用,十分有反思性。

以下是几个很有意思、值得讨论的地方,也不禁让人联想起香港的现况:

(一)绝大部分的媒体和出版社被政府控制,抑或是作出自我审查,配合政府把社会上的罪案和坏风气都归咎于「不良」的书籍杂誌、抹黑图书队,以合理化不断限制言论自由的做法,与香港近年的传媒生态有点相似。

(二)中央政府与媒体良化队不会一下子大规模限制人民的自由,而是选择温水煮蛙,一边控制舆论,一边慢慢扩大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令人民不会作出强烈的反抗。

关东图书基地司令仁科巌(石阪浩二饰)在电影版第一集里曾经说过:「为什幺世界会变成这样?因为人心冷漠,许多人都觉得这是和自己无关的事,他们不理解限制言论自由到底意味着什幺。」

在戏中,社会上大部份人都很政治冷漠,亦似乎对媒体良化队与图书队之间的斗争感到麻木,对抗争感到绝望。这个设定有点像日本社会在七、八十年代社运风潮之后开始的犬儒状况,究竟香港将来会否变成这样呢?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三)在「日野之恶梦」事件中倖存的仁科司令创立了图书队,主张「不是为了战斗而战,而是为了守护而战」,绝非「盲目勇武派」。图书队以威胁射击为中心,不以杀伤目的开枪,所以绝不会杀害媒体良化队成员。选择这种较被动的抗争策略,或许是因为图书队知道自己的武装实力与媒体良化队相差甚远,硬碰硬对自己不利。同时,不杀害媒体良化队成员的做法,能够避免抹黑,争取公众的支持,是有智慧的抗争方式。

(四)图书队与媒体良化队在枪战之前,都会先引用法律去合理化自己的行动,例如国家层面的《媒体良化法》与地方政府层面的《图书馆自由法》,就好像北京政府一边解释《基本法》,香港民主派一边引用《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对抗北京政府的政治干预。戏中的图书队与媒体良化队最后是以武力解决,而香港民主派则以社会运动和公民抗命还击。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五)仁科司令这个角色有点像香港民主派的老前辈,图书队三十多来年的抗争,其实只能尽力守护图书馆内的阅读自由、减慢自由被侵蚀的速度,但没有为外面的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亦未能推翻《媒体良化法》,整体社会的自由甚至不断被侵蚀,与香港很相似。

在续集里面,女主角笠原郁没有花时间感慨为何无法改变世界,选择不断坚持下去,希望信念能够传递开去。最后在书店的那一幕,女主角拯救男主角,首尾呼应,让笔者看得非常感动。

而水户图书馆、艺术馆、传媒虽然未能加入「勇武抗争」的行列,但仍努力用「和理非」的方式向公众教育言论自由的重要性。这个情况虽然很悲观,但却是事实。当面对着强大的敌人,我们或许就只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守护仅余的自由空间,同时,不断为未来播下抗争的种子,等待时机成熟时再起革命。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六)前图书队成员、文部科学省的手冢慧(松阪桃李饰)眼见图书队与良化队的战争不断,提出了「未来计划」,主张图书队升格为中央政府文部科学省辖下机构,与媒体良化委员会平起平坐,以此作为消灭审查之契机。他的想法彷如香港某些政客提出的「中间路线」,或许是很天真,因为图书队需要先大幅解除武装,但实现消灭审查却可能是几十年后的事,期间人民受审查的影响反而更大。

最后,再次推荐大家观看这部电影,相信能够引起大家的反思,思考如何守护我们的自由。

《图书馆战争:最后任务》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