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看数字解读国民党初选

发布于:2020-06-10 分类:U蕙生活   

《思想坦克》看数字解读国民党初选

本文作者为王宏恩,原文标题:看数字解读国民党初选,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思想坦克》看数字解读国民党初选

首先,初选民调是动员的结果,当然跟大选不一样,但初选民调的数字还是可以挖掘出一些「初选参与者」们的行为与动机,这里提供五点讨论。

第一,从数字来看,可以推估这次国民党内初选里「非韩不投」的比例最高可能高达三成。

这个数字是根据民调里未表态来计算的。假如受访者回答非韩不投,那只有在韩国瑜那题会算给韩国瑜,其他题则会归为未表态或不算。在张亚中以及周锡玮题目里,未表态的比例 50%,朱立伦未表态 45%,郭台铭未表态 42%,而韩国瑜题目未表态为 19%。

假设有些选民在全部题目都不表态 X%,非韩不投 H%,非郭不投 G%,非朱不投 C%,并假设蔡英文跟柯文哲支持者不用回答非蔡或非柯不投(因为每一题都有这两个选项),则我们可以得到:

X+H+G+C = 50%
X+H+G = 45%
X+H+C = 42%
X+G+C = 19%

透过计算后可以得到X = 6%,H = 31%,G = 8%,C = 5%,也就是全体参加国民党初选电话民调的民众里约有三成是非韩不投。当然,郭跟朱的比例或许可以加起来,视为国民党内建制派的不投韩,但比例也只有 13%,连韩国瑜铁粉的一半也不到。

第二,从这些非太阳不投的数字来看,可以看出这次国民党初选里,选民们被「训练」的非常扎实。我国自从随着日治时期留下的複数选区制开始,政党总是会教选民如何配票来极大化政党的当选席次,许多选民都听过甚幺四季红、八仙过海、身分证最后一码单双号等配票方式。而这次民调中光是非太阳不投的比例加起来就几乎一半(31% + 8% + 5% = 44%),虽然说这是动员下的结果,但同样代表这些被动员的民众不只更愿意待在家接电话,也愿意接受太阳们的指示回答问卷题目,企图极大化自己候选人当选的机会。

第三,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为何这次这些参与初选的选民会这幺听话?过去的研究显示,虽然大多数选民有听过怎幺配票,但真的会照着配的人并不多,甚至成大政治的王金寿巨擎的研究就指出,在三十年前台湾选民拿了钱会有四成的人不照着桩脚说的投。

当然,这次党内初选比较单纯,没有複数选区的人人喊抢救的赛局与资讯过载,但我觉得有这幺高的比例,很可能是因为社群网站所造成的集体行动的效果。在初选民调的第一天,几个韩国瑜的粉丝团就纷纷出现各种自拍,接到电话之后一边满怀欣喜地回答非韩不投,一边把影片上传,瞬间拿到上千上万个钦羡支持与鼓励。

这些支持者们虽然没有贿款,也可能不设籍高雄而没有直接的政策受益,但因为对韩国瑜的长期支持,透过社群网站已经营造出一整个可以互相打气的人际网络,因此这些社会资本带给支持者的回报与资讯是无比强大的,你就算只是个无名氏,只要你加入这个大家庭,只要你照着非韩不投的指示做,只要你接到电话后回报,这一辈子最红的十五分钟马上就降临到你身上。

同时,这也意味着这些支持者不会那幺快消散,因为他们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可以每天不断从团体中获得新的朝拜的能量。

第四,相较于非太阳不投,那些最广泛的「非国民党不投」的比例也相对少很多,从民调数字来看,可能在这次初选中仅有一成左右(考量到最低的张亚中的投票,到最高的韩国瑜支持者扣掉非韩不投的比例)。这个数字比较低当然可能跟这次的初选制度设计有关,鼓励选民支持特定候选人而非政党本身,也跟自从 2012 年总统、立委合併选举之后的政党总统化有关(Party Presidentialization)。

同时,有这幺多的非特定候选人不投,要完成这样的操作,必须要在初选的过程中拉大自己候选人跟其他候选人之间的鸿沟。换言之,在国民党初选完成之后,要如何把这些非郭或非朱不投的国民党支持者拉回来,就是韩国瑜重要的课题之一。 

第五,假如初选会造就这些非太阳不投以及党内支持者之间的鸿沟,而且初选的参与者也极度偏差,跟传统民调的代表性无关、以及预测未来大选毫无效果,两大党有可能会因此放弃用全民调的方式来进行党内初选吗?我觉得不会。

因为初选的重点在于选出最有战力的人,而这样的初选民调方式,代表可以选出最有动员能力、最可以在民调执行期间能动员支持者待在家的候选人。民调结果虽然无法代表全体,但出线的候选人无疑的是可以在初选阶段有最多死忠支持者的。这也意味着这位候选人在接下来的大选中,至少在起跑点上就有许多人愿意花时间待在家接电话,之后也一定会更愿意出钱出力帮忙打选战、愿意帮忙把这候选人的好宣传出去。

这样不只可以增加党中央的威信,也可以让候选人知道该如何打选战、该吸引怎幺样的支持者。这一点这次两大党都没有做得很好,理想状况应该是在大选结束后一年内就把规则给定下来。

一个比较弔诡的现象,就是这次两大党大量动员的初选民调,最后造成的实质效果,跟美国两大党举办的党内初选差不多。美国两大党党内初选投票率极低,因此都是最热情、最极端的支持者才愿意多花时间跑一次投票所去投票,而候选人们也不得不去讨好这些支持者。相对的,在台湾,初选时期也都是最热情的党内支持者才愿意花一整周的晚上来等电话,这同样付出了许多时间成本,而最后也让民调结果跟大选的关係不大。

最后,也是许多评论者已经提到的,从民调外部数字与内部消息中都有发现,真正蔡英文支持者反串非韩不投的比例并不高,倒是柯文哲支持者在有郭台铭时支持郭台铭的现象有出现,这也跟我两周前的专栏文章提到的现象类似。


正文到此结束.